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电磁脉冲阀 >

电磁脉冲阀

这个金融鬼才才是饭圈割韭菜第一人

发表时间:2021-10-19

  一群青少年用家长钱“供养”一个孩子的舞台,最后大头却进了他人的口袋。时代峰峻挣钱的方式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凡是能想到的,他们都做到了。

  1995年,曾经的安徽省高考理科状元王亚伟毕业一年多了,一家人还租住在北京东四十条半地下的房子里。

  他在被分配的中信国际合作公司里,做着商务方面的工作,离职前才刚开始接触股票投资业务。

  时任华夏证券东四营业部总经理的范勇宏,本着节省广告费的原则,跟总部要了一批不符合总部标准的简历。给5个人打了电话之后,只有王亚伟听了忽悠,当即答应跳槽。

  “王亚伟比较机灵,一些财务报表看过后,会有一些比较敏感的认识。他对市场的敏锐度、对公开信息的捕捉能力较强,能通过一些公开信息预判可能发生的故事。”

  1997年7月,赵笑云离开东四营业部。离职时,他向范勇宏推荐了王亚伟作为继任者。

  不得不说,后来被称为“中国第一庄托”的赵笑云,看人的眼光很高,眼力也很好。

  赵笑云辞职后,成立了“东方趋势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还是97年,赵笑云把一个名叫李霏的财政部科研所研究生,纳入麾下。

  果然,赵笑云仍然没有看错人。李霏只用了三年,就当上了副总经理。除了干“黑嘴”得心应手,也渐渐肩负起了台前幕后的工作:

  和他自幼全家都弹钢琴、后来才踏入金融圈的老板刚好相反,李霏在金融圈挣扎了11年后,才进入了娱乐圈。未曾想到的是,他们都同样开拓了一片新的韭菜田。

  今年6月,只比股票代码少一位的“2544307”魔性般地刷遍全网,有网友戏称已将全部密码更换成这组数字。

  原因是偶像团体时代少年团的队长马嘉祺高考失利,数学25分、英语44分,总分307分。

  网络上,马嘉祺被演绎成“马+7=307分”,因此还诞生了“一马=300分”的新计量单位。

  明星高考成绩低不算什么大事,三金影后周冬雨高考也只有286分,这次网友对马嘉祺的群嘲更多是因为他立人设太过了。

  此前,马嘉祺一直在走好学生人设,相关热搜不遗余力推广“学霸马嘉祺”等类似话题。

  网上广泛流传着他背诵英语单词的技巧,粉丝视为学习宝典;《VogueMe》一篇采访中写道“同学们争相借阅马嘉祺的数学笔记”;从公司发出的照片来看,工作之余马嘉祺总是捧着一本书在看。

  即便高考成绩没出来之前,马嘉祺还在假装“别人家的孩子”。考前他从容淡定跟学校老师击掌,考后跟其他演员互动大聊高考,给人感觉高考只不过是他走进大学的一个过程而已。

  事件引起热议后马嘉祺发文道歉承认他并非学霸,其公司时代峰峻也发表了备受争议的声明(这个后面详说),被骂最惨的还是李飞。

  话题“李飞没有心”长时间存在于微博,里面充斥着粉丝对李飞的各种不满,随着这次事件发酵,此线岁的马嘉祺不懂操作这么多,作为经纪人,李飞应该背锅。

  饭圈粉丝骂公司和经纪人是日常操作,但这个李飞真不是那种“背锅挨骂”的角色。

  内地偶像娱乐工业生态中,TFBOYS、时代少年团是两个比较成熟的IP,他们同隶属于北京时代峰峻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时代峰峻)。

  天眼查显示,时代峰峻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为陈春会,但并不拥有股权,持股人为温素芬(80%)和李雯(20%)。李飞在其中既没有重要职位,也没有股权。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这个李飞就是上文提到的李霏,温素芬是他母亲,李雯是其胞姐,时代峰峻董事长陈春会是他姐夫。

  一家初创型公司,核心经纪人、董事长不持有股份,持有股份的股东不参与公司运营,按照上面的关系捋下来,倒也说的通,反正都是一家人嘛。

  另外,北京时代峰峻的重庆分公司,2014年12月以前的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也是李霏,之后才变更为新增的刘松。

  如前所述,赵笑云“遁逃”后,李霏还经常在杂志上发表关于股市的言论,维持一定的活跃度,甚至还在某杂志的经济专栏中发表文章。

  倔强的李霏,在年检结果公布后,让公司仍然向会员提供咨询服务。只要打开电视,东方趋势的身影也依然出现在各地方电视台的股评节目中。

  但是渐渐的,李霏也没有办法再抛头露面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李霏从此变成了李飞。

  据说他闯荡娱乐圈是因为在一次调研活动发现养成系偶像在中国大有钱途,于是2009年同另一合伙人打算打造“中国版的杰尼斯”。后来两人产生分歧,各自带走一部分人分别成立公司,后来爆火的王俊凯选择跟了李飞。

  金融圈没混好,但是把“挣钱”的手法移植到娱乐圈,以青少年为主的饭圈会被怎样收割呢?

  围绕着TFboys和时代少年团,时代峰峻专门建立一个网站,粉丝年费298元,比涨价后的爱奇艺会员费还高。

  看了时代峰峻提供的内容,各大视频网站估计还要涨价。298元会费能获得的特权包括:欣赏爱豆独家照片、购买明星周边、拥有购票特权等。

  说白了除了爱豆独家照片,其他还是需要花钱的,298购买的是一个资格而已。

  据媒体报道,目前时代峰峻的会员数量是13万。这是年费,每年都需要交的,就是说仅会员费一项,李飞家族每年便可收入3874万。

  为了尽可能多卖照片,时代峰峻把照片分为个人和团体的,团体版定价168元,个人solo照要89元,热门CP的合照和视频动态售价也要168元。

  时代峰峻每个月都会为团体里的偶像做榜单,以“小葵花”的多少作为衡量依据。小葵花类似直播中打赏的虚拟货币,需要花钱购买,1元=10小葵花。

  每月榜单揭晓,得票最多的爱豆将为“榜一大哥”拍摄单条的物料(照片或者视频),另外再从榜单前50名中抽出两个名额赠送物料。

  单调的打投时间长了粉丝会厌烦,于是时代峰峻又开发出另外一些打投方式。比如时代少年团秋游、音乐会、运动会等活动中设置打投环节,获胜的人能获得相应的游戏权益,从而动员粉丝多打投。

  这几年粉丝喜欢嗑CP,时代峰峻在很多节目中设置了CP打投环节,硬生生多了一条生财之路。

  2020年11月初,在时代少年团的专属打歌节目《少年 On Fire》中规定,投票第一名的双人组合将在周年演唱会上有双人舞台机会。

  从时代峰峻最后揭晓的结果来看,贺峻霖、严浩翔组成的“翔霖CP”一曲菱歌值万金,粉丝为其打投了639万人民币,第二名也获得500多万投票,另外几名也都获得了100多万的支持。

  类似的打投榜单还有很多,而且是常年举办,只要粉丝还爱自己的偶像,不想他的人气落后于他人,每月都得花钱。

  上面这些“打投”不算什么,让李飞和时代峰峻“封神”的是去年TFBOYS七周年演唱会。

  票价第二档是158元,除了享受蓝光直播画质,增加了偶像的单人机位拍摄的画面,还可以享有彩色弹幕和豪华版视频回看。

  除了158票价的服务外,又增加了些虚拟权益。另外,送一些周边礼物,和购买盲盒的特权,注意还不是送盲盒本身哦,仅是购买的权利而已。

  同样的套路,去年11月底时代少年团的一周年演唱会上,推出了68和398两种票。

  根据时代峰峻公布的数字,A套餐卖出1.1万张,B套餐卖出2万张,票房合计870多万。

  去年9月时代峰峻准备录制线下打歌舞台,门票有两种分配方案,一部分从网站会员中抽取,另一部分则玩起了老把戏,要求购买电子照片前100名获得。

  粉丝知道抽门票的概率太小,反而是买买买获得门票的几率更实在一些,经过几天的酝酿,前100名的购买金额都超过了1万元,其中前五名的购买金额超过了2万。

  此事逐渐闹大,微博上对此事的议论很多,微博“TNT时代少年团-FanClub”不得不宣布节目取消录制,相关费用退回。

  所谓的粉丝追爱豆,用的是钱呀,否则就是“不爱”就是“不忠诚”,一群青少年用家长钱“供养”一个孩子的舞台,最后大头却进了他人的口袋。

  时代峰峻挣钱的方式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凡是能想到的,他们都做到了。

  去年时代少年团的夏季运动会,270个座位硬是卖出了260多万元,均价远远超过王菲演唱会的最高票价。

  在时代峰峻网站上,笔者发现歌曲是免费的,正想赞叹时,却发现看歌词要花2块钱/首。

  看了上面的操作,不禁感慨,李飞真不愧是中央财大毕业又在金融圈混过的商业鬼才。

  据说在重庆随便问一个初中生“长江国际大厦”在哪里?他们会不加思考告诉:重庆市南岸区南滨路22号,长江国际大厦,十八楼。

  这是TFBOYS发迹的地方,目前是时代峰峻旗下艺人经纪品牌TF家族的训练基地。

  中国人迷信体系中有“18楼不好”一说,会被人对应底下18层的某些地方,因此买楼、租楼往往会避讳这一数字,李飞将公司租在18楼又是为什么呢?

  TFboys刚开始阶段据说演出服是淘宝买的女装爆款,标准录音棚太贵于是花了几百块钱自己搭建,修音则找淘宝,100块钱一首歌。

  2019年TFboys六周年演唱会上,内场票少则1080元,靠近舞台的票价则要1880元,然而他们的座位是薄薄的塑料座椅。

  抠门是小节,且从整个舆论环境来看,李飞对这些团员的“教育”还是不错的,在练习之余一直督促他们学习。除了马嘉祺之外,多人考上了名牌大学。

  起因是一档节目宣传中显示用于马嘉祺的“个性化培训费用是30万”,粉丝根据此认为花了30万补课,却只考了307分,觉得花钱不值得。

  小鲜肉的“敌人”汪海林加入其中,频发微博提出质疑,粉丝到底有没有集资?没有用于文化课补习,那用在什么地方了呢?

  时代峰峻声明中表示马嘉祺“从未使用粉丝集资30万进行文化课补习”,粉丝“打投”的钱用于了其他方面的培训,并没有否认拿了粉丝的钱。

  更劲爆的消息来自马嘉祺后援会官博,一篇博文写道“马嘉祺粉丝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艰辛拼凑700万,交给了时代峰峻”。这条微博的内涵太多,不知什么原因微博发出不久就删除了。

  时代峰峻似乎不放心,6月28日又发了一篇严正声明,多张图片显示,该公司在多个场合都表示“不接受粉丝集资”,满屏的求生欲。

  熟悉金融的李飞一定明白“集资”两个字对这家企业以及他本人的影响有多大,所以他不敢接招,但花样繁多的“打投”离这两个字真的很远吗?

  因“倒牛奶”事件,原定5月8日录制的《青春有你3》决赛被取消,后续几个选秀节目也大多在“反省”中,信号已经很明确,有关部门注意到饭圈的乱象了。

  教育“减负”的大背景下,青少年拿着父母的真金白银“养成”一个高考307分的明星,这种事情还能持续多久呢?

  2005年前后,一份名为《中国第一批操盘手的真实下场》的名单开始在网上流传,李飞的前老板赵笑云是上面唯一标注为“胜利”的人。

  2009年,赵笑云放出携20亿英镑回国重整河山的消息,却被舆论骂得狗血淋头。连传闻借予他栖身之地的国都证券,都不得不请求媒体删稿、澄清。舆论对他的深恶痛绝,可见一斑。

  1、《别再嘲讽爱豆了!北大的杜华央财的李飞,高学历老板的收割韭菜梦》,Bensir本色说;